热点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中石化李剑峰:数字化转型是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更新时间:2022-01-26


聚焦中石化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的前身是成立于1983年7月的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1998年7月,按照党中央关于实施石油石化行业战略性重组的部署,在原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基础上重组成立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2018年8月,改制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北京。作为特大型石油石化企业集团,对国有资产依法进行经营、管理和监督,相应承担保值增值责任。

目前,中石化是我国最大的成品油和石化产品供应商、第二大油气生产商,是世界第一大炼油公司、第二大化工公司,加油站总数位居世界第二,在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沃尔玛。


李剑峰其人

李剑峰,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中石化首席专家、信息和数字化管理部副总经理,国务院国资委国资监管信息化专家,国有企业两化融合协同创新平台副理事长,石油信息与计算机应用标准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计算机用户协会石油行业分会副秘书长。

李剑峰长期从事企业信息化工作。荣获国家科技攻关奖一项、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多项。发表论文多篇。出版《高性能计算机与石油工业》《数字油田》《智能油田》等多部专著。即将出版的专著有《企业数字化转型认知和实践——工业元宇宙前传》《工业元宇宙——企业数字化转型新蓝图》等。

从地球物理、油田勘探到信息化、智能化建设,再到对数字孪生、工业元宇宙的研究与预测……作为极具学习力的研究及实战派专家,李剑峰似乎总能身临每一次重大技术变革的前沿且能游刃有余地施展和发挥;自原地质矿产部调任中石化后,他亲自参与并见证了中石化20多年来信息化建设的跨越与巨变。

近日,本刊几经时间调整,终于采访到这位以满腔热血投身中石化信息化建设的创新型领导——李剑峰。沿着中石化信息化近20年的发展之路,让我们一同探寻李剑峰在中石化波澜壮阔的数字化转型与升级过程中,如何展现出独到的战略眼光和卓越的管理才能,以及所取得的令人翘指称赞的非凡成果。


20多年来,中石化的信息化建设取得了各项重大突破,其中,阶段性成果大致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之前,处于分散建设阶段,因为当时很多企业刚刚整合进来,各家都在做自己的信息化;第二个阶段从是2000~2008年,进入集中整合阶段,又叫“六统一”阶段。“六统一”就是集团总部统一管控企业的信息化,以ERP建设为标志;第三个阶段是从2008~2012年,集团的提升阶段;2012年之后,我们开始进入数字化和智能化阶段。

——李剑峰

以不变的“信息化建设”应对多变的国际能源形势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阴霾氛围如乌云压顶一般笼罩了全世界,对各行各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工业企业。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无论哪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国际石油巨头对油价下跌反应迅速,纷纷推出应对举措,缩减支出。世界排名第一的公司降幅最大,削减30%,壳牌等削减20%。而我国以“三桶油”为代表的工业企业,也纷纷推出应对举措。

问:在当今国际形势下,我国能源领域面临怎样的挑战?这对中石化的发展有何影响?

李剑峰:面对这样的国际形势,有多家机构预测,世界范围内的油气低迷状况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三桶油”也都将大幅度压缩年度非生产性投资,缩减幅度达30%左右。

作为一体化的能源化工巨头,中石化拥有长而丰富的业务链条,覆盖了上中下游所有产业。近几年来,中石化从原油到最终的化工消费,整条石化产业链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挑战。

石油获取成本攀高,油气资源发现难度越来越大,油气勘测发现趋势逐渐从“资源扩张型”转向“降本增效型”。竞争压力激增,由于我国对原油采购、加工和成品油销售市场进一步放开,产业竞争日趋激烈,炼油行业供大于求,产能严重过剩。去碳化趋势驱动能源结构调整,硬性需求减少,市场冲击愈加明显。随着环保压力增大,国家提倡生态文明,环保监督力度空前。

问:中石化进行信息化建设20年多来,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现阶段,为何要提出“六统一”原则?

李剑峰:从2012年中石化的智能化建设开始启动到现在,虽然做了很多年,但还一直在不断地升级改造。目前,我们的智能工厂2.0已经完成,3.0也已经开始谋划。

作为国企改革的典型案例,中石化整合了来自化工部、石油部、地质矿产部的很多国企进行共同发展。整合之后,由于各个企业的文化不同,所以开始强调集团管控,实际上集团管控、ERP上线和统一建设、统一管理是一致的,这就是为什么中石化要提出“六统一”原则。

2008~2012年是非常重要的转型期。ERP建设早期,分散建设比较多。2008年之后,我们开始对ERP进行整合。2008年到2012年基本完成了整合,现在集团公司只要四套系统,就能做到全都覆盖。

原来每个企业一个ERP,后来把一个板块整合在一起,用一个系统,把流程统一起来,所以这个阶段实际上是业务标准化的阶段。

由于原来各家公司都来自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地域,管理文化不同,所以当推广标准化模板的时候,肯定每家公司都要改,这就带来很多挑战。在这个过程中,强力的推进、强力的培训,以及集团强有力的管控非常重要。


我们只有充分利用数字化技术“快速响应、高效优化、敏捷转身、精准落地”的数字化转型特点,才能全面优化和提升企业获利能力、发展能力、竞争力和生存力,进而推动企业在快速变化的时代潮流中保持基业长青。

——李剑峰


开展数字化转型升级的策略与路径


问:作为专家型领导,您是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推动中石化数字化转型升级的?

李剑峰:所谓的数字化转型,就是以价值创新为目的,用数字技术驱动业务变革的企业发展战略。我认为数字化转型主要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赋能。即通过数字技术对生产装置、产品或者员工赋能,降低劳动强度,提高效率,提升产品功能、性能等。赋能的特征是规模小、风险低、见效快。目前已经建成的智能管道系统让中石化3万多公里的管道尽收眼底,巡线效率、防盗油能力和应急指挥能力空前加强。目前,中石化经营管理层面的数字化程度超过80%,生产层面主营业务的数字化程度超过60%,处于央企第一方阵的前列。

第二个阶段:优化。针对一个或多个业务流程利用建模技术来做,优化通常具有现代特征。优化产生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跨业务领域的全局优化,价值巨大,是提升企业竞争力的有效途径。如中石化炼化板块的计划优化系统,能够针对几十家企业的不同技术特点,优化全球原油采购配置,实现全局效益的最大化。持续优化的结果,促进了流程变革,进而引发企业的组织架构变化,最终导致企业再造,实现组织的扁平化、轻量化。

第三个阶段:转型。这是数字化转型的原始形态,把原来转不动的传统业务,经过数字化技术的赋能和润滑,实现轻松转身。一个层面是实现业务营运模式的变化,如九江石化实现了现场巡检业务模式的变化,实现了内外操一体化,交接班方式也大大简化。另一个层面是企业商业模式的转型,如从卖产品变为卖服务,从卖自产商品变为卖所有商品,从服务少数客户变为服务更多的客户,创造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第四个阶段:再造。再造是传统企业脱胎换骨、转化为数字化企业的关键一步。一般有两种类型的再造,一是企业内部与数字化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再造。二是打破企业边界,以并购、融合、创新等跨界方式实现企业的商业模式再造。

问: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具体运用了哪些落地策略和路径?

李剑峰:目前,各领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还处在不断探索优化的发展期,无论是所采用的数字化技术还是所变革的业务模式,都没有成熟可靠的案例。因此要规避转型风险、实现转型价值的最大化,就要遵循试点先行、步步为赢、循序渐进的转型落地策略。具体可以从五步骤进行:一是规划先行。二是选择试点。三是试点效果评价。四是扶持放大。五是运行优化。

中石化作为国有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在石油石化领域深耕多年,在经营管理、专业技术、市场拓展、人才培育等各个领域都有丰厚的经验积累,利用这些优势,可以针对不同的业务线条从容地选择数字化转型的不同路径。

一是内生转型,即借助集团公司内部的优势实现转型,以中石化雄厚的业务底蕴为基础,借助数字化技术,挖掘新潜力,产生新价值。目前中石化已经开展了智能化转型、共享化转型、线上化转型和服务化转型四种模式。

二是扩张转型。就是利用在本领域内打造的一些优势,侵入或扩散到临近业务或者行业中去,从而达到扩展业务领域、获取新价值的目的。

三是跨界转型。这是一种战略转型,需要在更高层的企业意志推动下进行。可以包括创建新的数字业务或进行数字化的并购,可能需要在邻近市场或新的行业进行风险投资,这需要更高更宏大的战略视野。现实中更常见的是战略性入股,预防边缘崛起引发对自身业务的颠覆。


智慧石化是通过全面应用以新一代人工智能为核心的ICT技术,改造和提升企业的生产方式、管理方式和组织方式,激发企业创新活力,促进两化深度融合。在技术上实现统一平台、统一标准,强调生态和共享。

——李剑峰


中石化全面推进智能化建设取得诸多可喜成果


在油气企业发展的大背景下,数字技术的发展也带来了推动力。国家应对疫情提出的新基建举措,是数字技术发展的直接利好。国家发布了新基建的七大领域,直接关乎数字技术的占了四个: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和5G,这为相关领域快速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

问:在智能化建设方面,如智能工厂、智能油田等,中石化有哪些突破和进展?

李剑峰:“十二五”后期,伴随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发展,企业数据治理、大数据应用、数字化转型等方面工作受到重视并开展探索。2012年我们在石化行业启动了智能制造探索,陆续启动了智能工厂、智能油田、智能研究院的规划、设计、建设,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企业业务进行深度融合,初步描绘了中石化智能化发展的全景蓝图。

进入“十三五”,中石化制定实施了“价值引领、创新驱动、资源统筹、开放合作、绿色低碳”五大战略,信息化建设进入了集成共享、协同创新阶段。信息化工作重心由支撑内部运营管理,向“对内支撑卓越运营、对外推进开放互联”转变,全面支撑公司战略实施,推进生产方式、管理方式、商业模式变革。着力打造石化商业生态圈,促进跨界经营、创新发展。

在此期间,按照“大平台、大安全、大运维”的思路,中石化智能化建设全面推进,运用新技术、新理念、新模式,建成了集成共享的经营管理平台、协同智能的生产营运平台、互联高效的客户服务平台、敏捷安全的技术支撑平台,构建标准化和信息安全两个体系,建立一套信息化管控机制。着力提升信息化综合能力和智能化决策服务能力,全面支撑中石化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下面我以智能油田和智能工厂为例,简要介绍一下中石化在智能化建设方面取得的进展。

智能油田是在数字油田的基础上,围绕上游的油藏、井、管网、设备设施等核心资产,借助信息技术全面辅助资产管理和效益优化,通过物联化、集成化、模型化、可视化等手段,建设全面感知、集成协同、预警预测和分析优化4项能力,助力高效勘探、效益开发,达到资产价值最大化。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已在中石化的普光气田和西北油田分公司采油三厂开展了智能油气田建设试点。

智能工厂于2012年开展总体设计,2013年开始在中石化燕山石化公司、镇海炼化公司、茂名石化公司、九江石化分公司试点建设。上线运行成功后,九江石化、镇海炼化、茂名石化被工信部评为国际智能制造示范,燕山石化被评为北京市绿色工厂,九江石化被评为国家智能制造标杆企业。智能工厂建设有效促进了企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为企业创效逾数十亿元,企业劳动生产率提高20%以上,初步形成了智能工厂建设理论体系。

问:中石化作为我国能源领域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之一,数字化转型对其有着怎样的影响、意义和挑战?

李剑峰:对于数字化转型来说,最显著的利好是人们对信息技术热情的空前高涨。由于封城和隔离措施的落实,人们突然发现原来不离开家门也可以学习、开会、招标洽谈,这些早已存在的网络应用,在新冠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得到彰显。从国家元首之间的峰会、上市公司的跨国路演、展销会、洽谈会等都可以轻松、高效、低成本地在网上实现,大家对信息化、数字化的认知程度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数字技术在控制成本方面,能够发挥巨大作用。以石油为代表的能源被认为是全球气候变暖和大气污染的主要责任者,油气工业本身生产能源,同时自身也是能源消费大户。数字技术在减少能源消费中能够发挥巨大作用,中石化建成投用的能源管理系统、热电水务系统等通过更合理地使用能源极大提高了能源的使用效率。

中石化在智能制造领域、工业互联网发展方面借助了国家政策支持,同时关注消费端,这是所有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尽管我国的各行各业都在快速恢复当中,是世界经济中最有活力的区域,但经济本身已经全球一体化,企业供应链和世界联系在一起。有些企业的原料来自国外,有些企业的产品要销往国外,而国外很多国家生产恢复情况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会对我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强调价值引领,以平台化支撑全业务链条的一体化,构建快速响应市场变化、敏捷支撑业务变革、直面最终用户的商业生态,全面推进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和可持续发展。

——李剑峰


十四五”开新局,智慧企业建设正当时

“十四五”规划是全新的开始,其中对数字化的发展作出了重要部署,并将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数字化重要性攀升背后,是其价值增长的体现。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随着信息革命的进一步推进,数据成为生产要素,数字经济成为核心经济形态。同时,通过深度挖掘数据价值激发经济活力,使其成为推动整体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问:在中石化数字化建设过程中,应用了哪些新技术?是如何通过数字化管控上中下游业务的?

李剑峰:在中石化数字化建设过程中,我们先后开展了智能油田、智能工厂、智能管道、智能化研究院、智能化加油服务站、智能化客户服务系统、智能物流系统的建设工程,把最新的人工智能、物联网、VR/AR、大数据、机器人等技术融入石化核心生产业务,采用产学研结合的方式,按照“信息化/数字化建设全面提升,智能化技术关键点突破”的建设模式,因地制宜,建设有效益的信息化,不搞花架子,形成了一系列成果。

中石化的业务链非常长,上中下游的业务也不一样。我们要建设个性化的智能化信息化应用,更多强调是统一共享的应用。

所以,中石化这几年开始推进统一的云平台,所有应用都放到中石化的云上来,所有的开发,不管是上游的开发还是下游的开发,都要放到石化智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来,这样就把开发出来的系统沉淀到平台上,实现共享,这方面中石化在行业内可以说是处于领先水平的。

问:在“十四五”开局之年,中石化在“智慧石化”“智慧企业”等方面作了哪些战略性规划?

李剑峰:和“十三五”规划相比,“十四五”规划突出了数字化转型,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十四五”信息化规划的一个核心内容,所以在队伍建设、技术储备、业务发展上,都要围绕着这个核心内容来做工作。

另外一个不同是,对数据资产的强调。原来讲的是数据,是数据资源,现在开始讲数据资产。比如,中石化最近成立的数据治理委员会,全集团统一去做数据治理,就是把数据作为资产来管理,和产品同等对待,所以现在对数据的管理目标、管理技术的要求都和原来不同。

1月12日,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中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0%,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初步建立,产业数字化转型迈上新台阶,数字产业化水平显著提升,数字化公共服务更加普惠均等,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更加完善。《规划》中还特别提出,加快推动智慧能源建设应用,促进能源生产、运输、消费等各环节智能化升级,推动能源行业低碳转型。这对于工业企业,特别是能源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必将对其产生巨大的鼓舞和推动力!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01068515135

编辑部

电 话:(010)68054816/68054838/68054839/68331156

广告部

电 话:(010)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010)68052048

学术稿件咨询电话:

电  话:(010)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